农产品高时效,农村电商大市场靠物流体系来帮忙-识物网 - 数字新消费品牌知识门户

中国互联网络信息中心近日发布的第48次《中国互联网络发展状况统计报告》显示,今年以来,截至6月,农产品网络零售规模已达2088.2亿元,全国乡镇快递网点覆盖率达到98%,有效打通农村消费升级和农产品上行的末梢循环。近年来,“快递进村”成效显著,但在落地过程中还存在不少难点、堵点。

如何进一步补齐农村物流短板?“乡乡有网点,村村有服务”“农产品运得出,消费品进得来”的目标该怎样实现?

一、“家门口就有快递收发点”

“以前都是等累积到一定数量的订单,再去县城统一寄送,时间一长,有些脐橙就没那么新鲜。快递进村后,直接节省寄送时间,成本降低了,收益也提高了。”一位村民说道。

近年来,多地加快探索“物流-电商-农特产品”创新模式。当地企业与电商企业、物流企业等合作,发挥互联网销售短平快的优势,解决了酥梨不易保鲜等问题,实现“今天在树上、明天在路上、后天在餐桌上”。

近年来,中国农村寄递物流体系建设取得较大进展,全国建制村已实现直接通邮。国家邮政局相关负责人表示:“目前每天全国快递包裹量已超3亿件,其中1/3在农村地区,农村每天有1亿件包裹。”这些包裹一头连着市民的“米袋子”和“菜篮子”,一头连着农民的“钱袋子”,成为连接城乡生产和消费、促进城乡经济循环发展的重要纽带。数据显示,今年前7月,农村地区包裹和快递的收投量超过200亿件,带动农产品进城和工业品下乡近万亿元。

中国人民大学经济学院副教授张培丽说:

发展农村寄递物流有重要意义,从“寄”的角度看,农村寄递物流发展有助于农产品、手工艺品等农村生产的商品进入市场。一方面由于能够便捷地进入广阔市场,拓展了农产品销路,有利于增加农民收入,提升农民消费能力;另一方面,通过农村寄递物流发展,更快地融入电子商务体系,有利于运用网络化、数字化对传统农业进行改造,推进农业现代化。从“递”的角度看,农村寄递物流发展增加了农村居民消费的便利性,广大农村地区消费者迎来更丰富、更高品质的消费选择。扩大农村消费,对于构建以国内大循环为主体、国内国际双循环相互促进的新发展格局具有重要意义。

二、着力补齐农村物流短板

目前,中国农村物流体系仍存在诸多难点。农村普遍缺乏冷链基础设施,农产品采收后,不能及时进行存储,驻村快递网点收件少、派件多,入不敷出,经营往往亏损。

在张培丽看来,当前农村物流发展的瓶颈主要有:农民居住相对分散,农村地区的业务量不够多,配送所需成本较高,使得物流企业内在动力不足;大量农村基础设施不够完善,一些地区在运输道路、信息化水平等方面发展相对滞后,增加了物流向农村延伸的难度。

“农村物流的关键短板就是配送点分散。农村人口不像城市那样密集,配送深入农村需要结合农村特殊情况,一方面,要建设好基础设施,包括道路、轨道交通、运送专线等,另一方面,在农村物流配送的‘最后一公里’,需要结合农村具体的业态布局物流站点,比如结合农村的政务中心、小型便利店等基础设备,设置物流投递点和代收点。”中南财经政法大学数字经济研究院执行院长盘和林接受本报采访时说。

业内人士指出,从目前农村各类资源的整合情况看,农村地区邮政、交通、供销等资源不少,但没有形成共享共建机制。例如,阿里巴巴、京东、顺丰、苏宁等企业均在农村布局,但相互之间的共享性较差,如果能实现资源的整合优化,形成覆盖全国农村市场的仓储网点,将有利于提高物流效率。

国务院办公厅近日发布的《关于加快农村寄递物流体系建设的意见》提出健全末端共同配送体系,统筹农村地区寄递物流资源,鼓励邮政、快递、交通、供销、商贸流通等物流平台采取多种方式合作共用末端配送网络,加快推广农村寄递物流共同配送模式,降低农村末端寄递成本。

目前,多地正加快相关部署,推动农村物流配送资源的共享整合和优化配置。例如,申通、圆通等6家快递企业的上百名快递员常在一起分拣快递包裹。原来,数家快递企业集中入驻、统一分拣、共同配送,实现快递“一口进、一口出”,通过抱团发展降低进村成本。浙江省金华市武义县融合客运、邮政、快递等资源,构建“一点多能、一网多用、功能集约、便利高效”的农村运输服务新模式,为村民收发快递提供便利。

三、为乡村振兴注入强劲动力

为进一步完善农村物流体系,鼓励、引导和支持物流企业向农村地区延伸,一系列针对性举措正频频落地。中共中央、国务院印发的《关于全面推进乡村振兴加快农业农村现代化的意见》提出,全面促进农村消费,加快完善县乡村三级农村物流体系,改造提升农村寄递物流基础设施,深入推进电子商务进农村和农产品出村进城,推动城乡生产与消费有效对接。商务部等九部门日前印发《商贸物流高质量发展专项行动计划(2021-2025年)》,提出建设城乡高效配送体系、促进干线运输与城乡配送高效衔接、改善末端冷链设施装备等。《关于加快农村寄递物流体系建设的意见》提出,到2025年,实现乡乡有网点、村村有服务,农产品运得出、消费品进得去。鼓励支持物流企业为农产品上行提供专业化供应链寄递服务,2022年6月底前拟建设300个快递服务现代农业示范项目。

在国家相关政策的号召和支持下,众多电商与物流企业积极探索切实可行的农村物流模式。例如,京东整合供应商资源在县级建立仓储和配送中心,再以“京东农村超市”模式和“农村推广员”队伍为依托,将快递配送到村。拼多多建立“农货智能处理系统”和“轻仓储”的智能化物流模式,帮助“小农户”连接“大市场”。

高效畅通的农村物流网络是重要的便民路、致富路。近年来,浙江嵊州通过搭建“快快城乡配送”智能物流信息平台,建成村邮站、丰收驿站、农村电商服务站等“多站合一”服务网点70余个,助力当地白茶等农特产品进城流通,实现城乡物资48小时内双向流动,有效带动当地村民富起来。

清华大学互联网产业研究院副院长刘大成接受本报采访时说,信息化和数字化是农村物流发展的必然趋势,构建智能化、自动化和可视化的供应链将成为未来方向。应当整合各方资源,利用5G、云计算、大数据、人工智能等技术打造智慧物流,重视冷链、分拣、包装等环节,建立集农产品生产、加工、贸易、流通和服务等于一体的智慧农业供应链体系。在国家政策扶持和激励下,拉动、引导农业全产业链资源优化配置,确保消费品进村、农产品进城的通畅,助推农业现代化进程,更好地服务经济发展和乡村振兴。“这也是在巩固这些年的脱贫攻坚成果,让农民得到更好服务,让资本能够服务偏远地区,达到‘先进’带‘后进’。”刘大成说。